像王泽山那样对科研“以身相许”

2018-01-11 09:54图文来源:南京日报

日前,新华社记者以《“中国诺贝尔”复兴中国火炸药》为题,介绍了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王泽山院士事迹。经过20多年钻研,王泽山独创补偿装药理论和技术,让我国火炮射程提高20%以上。他比炸药发明者诺贝尔晚出生一个世纪,在火炸药研究方面的贡献堪称“中国的诺贝尔”。

王泽山凭首创火炸药资源化系列再利用技术,获1993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再凭发明低温感含能材料显著提高发射药能量利用率,获1996年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60岁后,他又用20余年时间独创补偿装药理论和技术,获2016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成了“三冠王”。有人问他为何总能创新?王泽山说:秘诀就是用“科学”指导科研工作。这话很朴实,但对聚力创新有特别启示意义。

科研有如农业,得老实耕耘,懈怠不得也急不得。重大发现也好,重大创新也好,都是“长期积累,偶然得之”。科学是“老实学”,什么事都讲实证。实证是指以实验证明理论假设,以求有所发现和创造。实证是艰辛劳作,面临着种种不确定,最需要不畏艰难险阻,最需要不为眼前利益所困惑。故而,当年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得主马歇尔教授在东南大学演讲时说,中国有个名人叫勾践,自己也想做勾践。意思是,要以卧薪尝胆精神搞科研。用“科学”指导科研工作,说的正是搞科研得有这种科学精神。

为了实现“强军梦”,王泽山19岁进入哈军工选择了冷僻的火炸药专业。之后,一干就是60余年。王院士从不呆在办公室内坐等实验数据,而是不顾年事已高经常深入现场。他喜欢说:“我就是搞科研的,在科研上不愿意使巧劲,不追求短平快的项目,科学要实在,不要浮夸。选定目标不要轻易放弃,遇到问题不轻易放弃。”“立志快,转变快,结果往往一场空。”足见,用“科学”指导科研工作关键还在知行合一。王院士也以自己实践证明:重大创新成果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

王泽山说,每次获奖既是荣誉,更是激励和召唤。“关于火炸药,我们需要加深的认识和亟待攻克的难题还有很多”。把荣誉当激励和召唤,也是在用“科学”指导科研工作。科研是探索未知,相对于“已知”,“未知”是无限的。实践无止境,创新创造无止境。所以,在理性怀疑和实证中不断超越成了科学精神重要内涵。唯有把获奖当成鞭策和召唤,才能坚持不懈、永不懈怠,追求卓越、勇攀高峰,超越前人、超越他人、超越自我,从成功走向更大成功。

从北京载誉归来的王泽山说:“建设创新型国家,科研人员必须有所担当,要承担起历史使命,出一流成果!”这种担当精神,是对科研事业和国家需要“以身相许”,也是科学精神核心内涵。这是个特别需要创新者的新时代,也是个创新者必定能脱颖而出的新时代。科技工作者乐于对科研事业和国家需要“以身相许”,科研体制改革为甘于把冷板凳坐热者营造更优良环境,中国和南京这片科技高原之上,必将因用“科学”指导科研成“集体的习惯”而耸立起更多科技高峰。

作者:刘根生责任编辑:徐智明
0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评论服务自律规则
最新评论
    查看全部

    推荐栏目

    周刊

    全长1.24公里,总投资5.6亿元的纬七路快速化改造一期工程匝道、桥梁、隧道完工,将于1月10日正式通车。以往出了长江隧道在江北排队的现象将会被一路无红绿灯的快速路取代,上江北大道快速路的时间也由十多分钟缩短到三四分钟。[详细]